转变,需要一个契机

发布时间:2018-03-15 02:02

 

我带12机预班有一名学生,名叫周同学,他性格外向,人来熟,不管教没教他的老师,他都能热情的打招呼,跟老师套近乎,不了解他的老师,觉得他很活泼外向,了解他的老师,知道他是一个很滑头的学生。

高二的时候,周同学以倒数第二的分数进入我班里的,虽然成绩不好,但是我并不歧视他,因为以前打过几次招呼,在加上他在体育方面很出色,长跑、短跑、跳远、跳高······很快他被我任命为体育委员,我把运动会、篮球赛等一些重要的活动都交给他全权负责!他完成的很好。但是他在学习上有些散漫,无所谓,我经常找他谈心,鼓励他,语文课给他开小灶,对于我的种种关心,他也表现出很懂事,很愿意上进,并表示不辜负我的一片苦心。然而他的惰性太强了,往往我找他一次,他认真一天,第二天又开始松散,沉迷于篮球······

尽管他时不时的犯点小错,上课迟到一下下,卫生搞不彻底,自修课不认真,但我一直没有放弃他,一直督促他,甚至找家长配合,可是,他总是表面上应付,从来没有真正从心里进行转变,我一边不停的劝,一边思考如何有效的对他进行教育。

    时间匆匆而过,转眼高三了,他还是那么不紧不慢,嘴上答应的很好,没有实际行动······

然而一次意外,让我对他彻底的失望。通过和学生聊天,我发现有学生早自修迟到,于是,我请隔壁班的班主任帮我观察,看看我没有早起的早上,学生到位的情况,同事告诉我说周同学同学来的比较迟,于是我找他来教育,周同学一口咬定他没有迟到,说老师来看的时候,他刚好到厕所去了,老师第二次来看的时候,他坐到后面的位置上去了,所以老师没有看见他,我听了不动声色,只是教育他们以后不要迟到,高三了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。我以为经过这一次敲边鼓,他应该会有所收敛,于是我准备来一次突击,在本来不用我早起的早上,我早起去了学校,早自修已经进行了一半,但是有三个学生还没有来,于是我问了学生,学生都支支吾吾的。过了一会儿,周同学、柴同学和杨同学三个人才来。来了之后,周同学说他刚才已经来过教室了,柴同学和杨同学没有雨伞,他给他们送伞,我根本不相信。我把他们三个分开单独谈话,三个人一口咬定没有不打算来参加早自习,只是因为下雨而迟到。周同学更是理直气壮的说我认定他今天没来,不相信他,指责我心里已经给他判了“死刑”。面对他们的狡辩,我心灰意冷,我觉得之前种种教育、谈话都是笑话,我没有想到周同学这么的“冥顽不灵”,我问周同学,你今天几点出寝室的,既然你来过班里,那么我们现在去寝室门口看监控,只要你今天来过班级,我向你道歉。面对寝室门口的监控,他终于承认今天没有早起参加早自修,只是我到班里后,有同学给他打电话,他才赶过来的。他说:“老师,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,你给我很多次机会,我都没珍惜,从今天起,你不用管我,在旁边看着就行,我一定开始努力。”面对他的保证,我内心还是不相信,我不相信一次次辜负我好意的人会真的从头开始努力,我把失望埋在心底,对他说,高三了,该要怎样的生活你应该懂得,你是想浑浑噩噩的度过最后一个学期,还是为自己拼最后一次······

接下去,周同学的转变是巨大的,他突然开始用功,追着成绩好的同学问问题,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开始努力还是表面上做给我看的样子,我一直在旁边关注着,看着他努力,看着他进步,最后,他终于在高考中超常发挥考入自己喜欢的大学。